有主,笑容不變(葉菁荷)

4月30日星期日,我返聚會前向姊妹說,聽到耳內有雜聲。假期過後,我回到公司,匆忙地完成工作,沒有為意為何電話傳來的聲音細了!再過一天假期,星期四回到公司,發現電話筒沒有傳出聲音!壞了嗎?轉到右耳去聽,沒有壞!我不知是什麼一回事,但心裡很平安,並向神祈禱交托。很多弟兄姊妹知道我的情況後,都很關心我。

感謝神,在我未知道如何打算時,我認識了一位非常了解這情況的姊妹。她詳細、清楚地講明要把握時間求醫,並這病情的緊急性。晚上,我決定去急症室求醫。

當天,我做了聽力測試,原來左耳只剩下百分之三十聽力,失聰75分貝,確診是「突發性失聰」。醫生說,很多人經過治療,也未必能康復。我心裡極其掙扎,因知道在這情況下,醫生會處方大量類固醇。我實在不願意吸入大量類固醇,但因情況緊急,我決定入院接受治療,並且祈禱:「主啊!求祢利用這些『毒藥』,使我得著最大益處!」

入院的時候,我心裡響起拉撒路的名字。拉撒路死了四天,耶穌才來到把他從死裡救活;並不是耶穌遲延,而是要顯出神的榮耀!我相信拉撒路從死裡復活時,不帶一絲死亡的痕跡!深信神也會如此醫治我。

當晚,我接受注射第一支針後約十分鐘,左耳就聽到一些微小的聲響。星期六早上,要驗的都驗了,唯有MRI(磁力共振)無期。我當然想早點做MRI,早些知道情況,也減少住院時間。醫生說,如果星期六有位,就會為我安排,但那部門在星期六只工作半天。星期六,過了下午一時,我心想應該無位了,然而心裡很平靜。下午三時半,護士竟然來告訴我有位,我十分驚喜!感謝主,聽了我和弟兄姊妹的祈禱。

黃昏時,兩位長老來為我按手祈禱。當晚,我如常拿著電話耳機,左耳、右耳輪流試著聽,我聽到聲音多了、大聲了,聽力明顯有好轉!

星期日,我完成早上的療程,醫生准許我請假出院參加聚會。我聽到很多吵耳的聲音,卻是斷斷續續的,要很用心去猜別人在說什麼。然而,我很享受當天的信息:沒有平凡的日子──我真的不平凡,因有不平凡的主,在凡事上給我滿足的平安,我真的最幸福!

出院前,醫生問我覺得左耳有右耳聽力的多少成。我保守地回應:「五成左右啦!」我還收到政府醫院給我一個快期,出院後兩天可以見政府醫生。我從不知道政府可以那麼快有期的!多謝姊妹及時提醒,要問私家醫生取醫生紙,連急症室的醫生紙一同交去政府醫院排期。之後,我做了一個聽力測試。聽力測試員更替我做額外測試,又說:「你真的還覺得兩耳聽力不同嗎?我真的找不到你有你所講失聰的痕跡!」這句說話,回應我之前曾想到拉撒路從死裡復活,沒有死的痕跡。聽力測試員更希奇整個療程,包括入院,費用如此便宜!多謝姊妹將她知道,但她自己未享用過的「資助病房」告訴我。此外,原本醫生說我要吃三星期藥,最後,藥物療程只有八天,我就完全康復了。

感謝主,聽了我祈禱。起初,我的聽力失去得很快,若不是神的引導和弟兄姊妹的幫助,我難以那麼快得醫治,而且出院後當晚,就可以立刻參加詩班的演出!在失聰的過程中,我得著一些更完備恢復健康的方法,而且,多年前我頭部被重擊後的積物,現在流了出來!感謝主保守了我。教會長老為我按手祈禱時說,求主使我身體比從前更健康。我深願這句話成就在我身上!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